一直以来,我们都误会了二战大屠杀的真正成因?───《黑土》

发布时间:2020-06-14

浏览量:831

一直以来,我们都误会了二战大屠杀的真正成因?───《黑土》

维也纳时尚的第六区,大屠杀的历史就隽刻在人行道上。在犹太人曾经居住、工作的建筑物前,他们一度必须徒手搓洗的人行道上安置着小小的铜製方形纪念碑,上面记载着人名、驱逐日期,以及他们的葬身之地。

在成年人的心目中,这些文字连结着现在与过去。

孩子的观点则迥然不同。孩子的认知从事物开始。

有一位住在维也纳第六区的小男孩日复一日地观察一群工人在对街沿着一栋又一栋的建筑物工作。他看着他们像是在修理管线或舖设电缆把人行道掘开来。有天早晨,在等待开往幼稚园的公车时,他看着这些对街的人刬起、舖平还冒着烟的黑色沥青。谜样的纪念碑在戴着手套的手中,映照出一缕苍白的阳光。

「他们在做什幺,爸爸?」男孩的父亲默不作声,逕自望向街道那端等待公车。他犹豫着,启口回答:「他们在建……」欲言又止,难以启齿。然后公车来了,阻断了他们的视线,在一丝汽油味中,车门开启,开往又一个平凡的日子。

*** *** *** *** ***

七十五年前,一九三八年三月,维也纳的大街小巷中四处可见犹太人在清理着人行道上的「奥地利」字样,一个随着希特勒的大军压境而不复存在的国家就于焉遭到抹除。今天,就在同一条的人行道上,犹太人的名字控诉着已复国的奥地利。奥国如同欧洲全体一般,仍然不知道如何评价自己的过去。

维也纳的犹太人为何蒙受迫害,一如奥地利被从世界地图中抹除?为何在奥地利的反犹情绪昭然若揭之时,犹太人却被送到一千公里以外的白俄罗斯才惨遭谋害?在一城(一国,乃至一整个大陆)安身立命的人民的历史又是如何以暴力作收?为何陌生人要彼此杀害?邻居又为何彼此杀戮?

在维也纳以及中、西欧的诸多大城,犹太人是都市生活中头角峥嵘的一群。在维也纳以北、以南、以东的土地上,为数众多的犹太人已定居逾五个世纪。然后,就在短短五年之内,逾五百万犹太人横遭谋害。

*** *** *** *** ***

我们的直觉往往会摆我们一道。我们想当然尔地将大屠杀与纳粹意识形态联想在一块,但却忘了许多兇手并非纳粹人士。虽然几乎所有命丧大屠杀的犹太人都居住在德国境外,我们第一时间想到的却仍是德国的犹太人。提到大屠杀时,我们总想起集中营,儘管被杀害的犹太人中只有相对少数曾经见过集中营。儘管只有在国家体制被破坏的情况下杀戮才可能发生,我们却仍将过错怪到国家(state)的头上。我们归咎于科学,但反而因此为希特勒世界观中一个重要元素背书。我们将过错怪到民族(nation)的头上,却因此沈浸在纳粹党人使用的简化观点中。

我们认同犹太人受害者,无可厚非,但却常常将同情与理解混为一谈。维也纳第六区的纪念碑宣称是「为了未来而记忆」(Remember for the Future)。在大屠杀业已成往事的此际,难道我们应该深信一个看得见的未来正等着我们?我们与被遗忘的犯罪者和被纪念着的受难者共享着同一个世界,而我们的误区却并非无辜的过失。我们的星球现在正改变着,正重新唤醒希特勒时代为人所熟知的恐惧,而希特勒当时也不过是对此做出回应而已。大屠杀的历史尚未结束。其开启的先例是永恆的,而人们尚未记取教训。

能对于欧洲犹太人大屠杀具有启示的说明必须是星球性的(planetary)说明,因为希特勒的思想是生态学式的(ecological),他将犹太人视为自然界的创口。这一段历史必须是殖民的(colonial)历史,因为希特勒想要的是在犹太人居住的邻国土地上发动一场场灭种战争(wars of extermination)。它必定是国际性的(international)历史,因为德国人和其他被谋杀的犹太人并非身处德国,而是身在其他国家。它必须是按照时间顺序的(chronological)历史,因为希特勒在德国的崛起只是一部份的历史,继之而来的是征服奥地利、捷克和波兰,以及重订最终解决方案(Final Solution)。它必须是政治的(political)历史,因为德国毁灭邻邦(尤其是在苏联德佔区)创造了一些发明出毁灭手段的地带。它必须是多重聚焦的(multifocal)历史,提供纳粹观点以外的观点,徵引发生杀戮的地区内外不同群体的资料,不论是犹太人抑或非犹太人的资料。这不仅关乎正义,也关乎理解。而这种理解也必须是人性的理解,将求生的意志以及谋害的企图都记载下来,描述谋求活路的犹太人以及那些少数试着帮助他们的非犹太人,接受每个个人与每段值遇都有其固有且难以化约的複杂性。

一段大屠杀的历史必须是当代史,使我们得以体验希特勒时代所遗留在我们的心中与我们的生活中的面向。希特勒的世界观本身并不足以导致大屠杀,但隐藏于其中一以贯之的思想却生产出了某种新的毁灭性的政治型态,也生产出关于人类执行大规模屠杀的能力範围的相关知识。意识形态与情境要像一九四一年这样缜密结合的条件已不复见,但是类似的事件却仍可能再度发生。因此,要了解我们自身,也必须了解过去。大屠杀不仅仅是历史,也是警示。


相关推荐

申博太阳城_申博sunbt|最权威的生活指南|网站地图 申博游戏客户端 申博官网手机版